为什么吃饭要有美女作陪?
为什么吃饭要有美女作陪?   在众多饭局中一直都少不了美女的身影,无论是谈生意还是其他都少不了美女的身影,可以看出美女在整个社会中所起到的不可或缺的地位。 其实这不一定就代表男人的色相心理作祟,而是饭桌美女作陪古已有之。从古至今,只要有美女的身影,这顿饭一定吃的很香,很满意,所谓食色性也,女人在饭局中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就是色香味中的一种。所以归纳下来,饭桌少不了女人的原因有以下:   一,赏花赏月赏秋香,是一种视觉上的美感补充   美味......
人格魅力对生意的影响有多大?
前几天有一篇文章里,我说过,这个社会目前最昂贵的东西是信任,尤其做生意,想让别人信任你的代价远远超越了你产品的价值。 因为长期以来,我们经济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就是缺失诚信,骗子横行,让很多人都失去了信心,因为不信任,所以造成大批的优良生意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来为骗子们买单。就像微商,耍朋友圈的最早一批。 而且目前的竞争环境也十分恶劣,同样的公司,同样的项目,会采取很多不正当手段进行,尤其网络无法深入的监管,所以同行之间散步谣言,散步负面的非常之多......
告别,那个姑娘
很多年前,一条狭窄的弄堂,一排烟雾缭绕的小店,我一直在这个弄堂里打转,一无所有的不知去处,但又心怀理想。因为我心里还有个姑娘。 那时候只想用文字拴住点什么,把理想拉的近一点,让自己不惊慌失措,而又欣喜若狂。 那时候简单的只剩下一身衣服,一个出租屋,和一堆文字与音乐。 所以我一边想着邂逅那个姑娘,一边仍旧美好地怀念和向往着。 10年前我的年纪,仗剑走天涯的勇气。 10年后我的模样,蠢蠢欲动的青春年少。 有一份简单的工作,有一个努力想靠近的人。那么美好,......
程大个小火锅传奇之侠情魅影(古龙篇)
风越来越紧,不远处的店面旗帜飘扬,写着程大个小火锅六个大字,在霓虹等下若隐若现。他不敢进去,因为店里正坐着一个人。他的手越握越紧,指甲好像都要攥紧肉里,手心的汗水顺着指缝流了下来。但他表面仍然很镇静,不管是装也好,还是真的也好,他此刻都不能进去。 他在等。 没有知道他在等什么。 也没人知道他会不会进去。 冷风直灌领口,很多人都冷的哆嗦。他仍以笔直的站着。通常在这个时候,他要么是愤怒,要么是妥协。但现在却没人知道他到底是愤怒还是妥协。 小店的生意......
我曾暗恋过的你,如今过的还好么?
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那么一个不经意间就想起的人。也许时光在记忆里已经把她吹的斑驳迷离,但还是会偶尔想起,这时候想起,已经是一种美好的回忆。 有时候暗恋真的是不切合实际的。就比如说,你喜欢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但是你明确知道你无法承受她的脾气,跟那些飘忽不定的暧昧态度。但你还是暗恋。这已经不是一种因为喜欢而想走到一起的欲望了,而仅仅就停留在此了。也只能意淫下,牵了她的手,跟她在街上走,雨伞下的浪漫等等烂掉大街的情景。有时候会在这种意淫里添加......
花开午夜 第十三章:诺诺回来(好看的青春小说完本)
异常的疲惫,但睡不着,在荒野的夜里走了2小时,坐了一趟车,吃了一顿饭,所以疲惫更加明显。 我不知道很多人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就是你很累,努力地想睡,但真的是死活都睡不着,大脑皮层隐隐作痛,眼睛闭着却像什么都能看到,迷迷糊糊,但又能随时睁开眼睛。而且感觉一瞬间精神。过后又是疲惫。这是失眠吗? 我坐起来,打开电脑,登陆QQ,总有些群异常活跃,在半夜里仍在聊天。都是一群年轻的小孩。我屏蔽了很多群,因为越来越觉得那是一群人的孤单。用尽所有的语言,极力地......
花开午夜 第十二章:和郑子欣看湖(好看的小说推荐)
  我们在去的途中她帮我买了包烟。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没烟了?她说哥们,你的毛病我一直很清楚。我说咱们认识没多久吧?你能这么快了解一个人?难道你一直窥视我?她哈哈地笑,眼角里却露出些忧郁,但稍纵即逝。我真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里,但我们越走越偏远。倒了两趟车,然后步行。 却是一段山路,我不清楚她要去哪里,一路上有些零零散散的放蜂人,或者偶尔写生的几个学生。 郑子欣拉起我的手,说,走,哥们走快点。我不习惯被一个女孩这么抓住手,但又不好拜托,于是就像......
花开午夜 第十一章:思念与疑惑(青春言情小说推荐)
我站在学校门口,一直站着,但我不知道自己要等谁,就那么一直站着,来来往往的同学一堆堆,一群群都去对面的夜市吃饭。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只想这么站着,想期待一个身影出现。我又开始强烈的想念诺诺。只要我一投身黑暗,我似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去想她。灯光模糊不清,空气中飘散着各种气息。我期望自己仍然像第一次一样碰见她。我怕自己再见不到她。这个城市这么大,她可以辞掉工作,可以去任何地方。反正就是不会再来这里。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但那内心的失落一直疯长......
花开午夜 第十章:霍小珍(青春纯爱小说)
我又差点忘了去上班,我老是忘了自己还有分职业,去教室的时候,牧勒已经在那里了,站着看学生们画一组静物。他帮我做了介绍,学生们象征性的打了声招呼继续他们的创作,他们似乎除了手里的笔和眼前的颜色什么都不在乎。只有一个瘦小的女孩看了我一眼,又快速地低下头进行创作。我也不在意他们的轻视。第一节课全是我熟悉的过程,牧勒给我说了些目前教学的特点,和注意事项,然后将课程表给了我,分配我坐在一个狭小的办公室,但只有我一个人,他们其他人都挤在一个大办公室内。......
花开午夜 第九章:和诺诺吵架(青春文学)
灯光昏暗,我突然有种要晕死过去的感觉,身体飘飘忽忽,像要飘起来,头很疼,迷迷糊糊看到郑子欣,她跟牧勒在前面走着,我追了过去。但他们突然消失了。我大叫“郑子欣”。啪地一声,灯亮了,诺诺站在我面前。 “你又做梦了?” “嗯!”我点点头。 “你回来了?”我的灵魂被一瞬间激醒了,想起了那个电话和那个身影,但却像已经是昨天的事,可是我心里那无名的怒火还没消退。 “把这个喝了。”她给我倒了杯水。 “不喝!”我冰冷地说。 “快点,喝点水会好点!” “我不想喝你放下,都说了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