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是很多人所歌颂的,所怀念的,所赞美的,所向往的,当然我也毫无例外的赞美过,在我还呆在故乡时就写过很多作文来赞叹,虽然很多是臆想出来的。

比如她在薄雾中林立的树木,蜿蜒的小路上晨出的人们,空气中弥漫清冽,和沾满花瓣的露珠,以及远处沟壑腹地。

这一切都很诗意,我甚至还赞美过那里的老人,在黄昏的余晖里眯着眼睛看着过往的人,一旁的老牛扑扑地剔着尘土。

这一切都很美。

可是其实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潜藏着对故乡的厌恶,甚至憎恨。从小就是。

我记忆最清楚的第一次是,去交公粮,陪着父母,排着长队,从早上到天黑,一个大胖子在验收,嘴里叼着烟,满脸的横肉,唾沫星子乱飞嘴里骂着人,很多穿着补丁的人都被骂回去了,说不合格,这些人包括我自己的家人,第一天不合格第二天继续,直到合格为止,而父母相互换着,一个交粮一个在家里农忙。

我的印象里哪个验收的人就是官老爷,看见谁都骂,然后有人就给塞烟,然后就过了。

这是我第一次害怕也是第一次厌恶。

而后的日子我遭遇过各种,令我最厌恶的每每都是这样的事,就是要求家庭必须办理某个证件,而办理证件的过程是多么的折磨人,本来在县政府部门就可以解决的,非要在每个村上办证盖章,每个乡上,镇上办证,而这些手里有章子的人员是爷一样的存在,他们会说很难办这个事情,必须要怎么怎么的,说出一对特别难的事情,然后让你多跑几次,多跑几个地方,没钱的人就只能求爷爷告奶奶地给人家说,有钱的人自然迎刃而解,不用你说都办理好了。

到每一级都是这个样子。

他们的态度往往也不好,一脸看见老百姓就像看见什么肮脏无知的东西一样,一脸厌恶。

就在前几天我为了一个事情,需要去办理证明,又被告知各种困难。而据我所知的同事们在自己的故乡办理时很简单,从来没有遇见过任何刁难,我不知道我的故乡人是怎么了?

每个地方都有趋利附势的人,而我们故乡更厉害,只要你们贫穷,一定有不少人在指指点点,虽然他们自己也没好到那里去。只要你飞黄腾达,一年四季天天月月日日有过节都来送点小礼,都来看看。

这些虽然不是我特别厌恶的,但也算其中一个。

虽然那些手里有特权,欺凌弱小贫困户强行转让土地,分配土地的行为就不说了,但这些估计大家都有相同经历,各个地方应该都有。

虽然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但人性中的不好凸显的还是非常明显。

举个例子,有人找你帮忙,你如果为了帮助谁,给他介绍工作,或者带出去务工,他们不会说,很感谢,或者心存感激,只会说,这是什么破地方把我带来这里,工资少,环境差,回到家便会四处宣扬,说介绍给他工作的人是多么坑人,怎么怎么不好。你整个人在村子里都不好了。

他们很会投机取巧,一旦你将他们领上某条挣钱的道,他们一旦成熟就会想办法摆脱你,自己去干。我们那里曾经形成个好几个很好的市场,比如槐米,市场交易很大,但发展到最后成了往里面参杂绞碎的树枝树干,破坏了市场。

而我们的历任县长们从来都是来一任经历两三年便走,因为反正穷山僻壤的没啥可捞的,于是他们边想办法以开发之名,把这里一块儿一卖,那里一块儿一卖,然后卷钱走人,历任如此,大家都心知肚明。

到这几年,情况似乎好很多,很多也都渐渐有所改观,但是相比其他地方改观还是太慢。

 

这就是我讨厌我的故乡的原因。

很多的事情,让人觉得只要是跟泥土打交道就是多么不光彩,就是贫贱,就是该被骂,这些我是从那些官老爷脸上看出来的。我那时候起就立志一定要离开这个与泥土打交道的日子,放佛那些泥土的芳香只是存在于作文本上。仿佛穷人就该被骂,就该被瞧不起。所以我想尽快离开,努力想做出一些事情,所以才有了程大个小火锅加盟,才有了程大个鱼头面这些品牌,就是想有个名堂,给自己一个交代,远离那些厌恶的人或者事,虽然这在当时很幼稚,但却成了我的动力。

现在我仍然喜欢故乡的泥土芳香,却无法喜欢那里的其他。

我所幸的是,有好的父母,和好的老师,让我个人还是充满了正能量。我所有的快乐童年都是因为遇到了一些好老师,他们给了我比较正确的示范。

我希望我的故乡会变的很好,因为我喜欢那里的风土地貌,和纯净的空气。

 

微信:CXX000111  欢迎交流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5年05月26日发表在个人日志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我为什么讨厌我的故乡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1. #广东硅谷学院#学好IT好就业选硅谷IT,学技能拿文凭事半功倍,紧跟专业教师一起冲浪IT行业。我们有建设学习型专业师资团队,教师领跑学生紧随其后。【广东硅谷学院热招2015年高考毕业生:http://www.sv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