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一条狭窄的弄堂,一排烟雾缭绕的小店,我一直在这个弄堂里打转,一无所有的不知去处,但又心怀理想。因为我心里还有个姑娘。

那时候只想用文字拴住点什么,把理想拉的近一点,让自己不惊慌失措,而又欣喜若狂。

那时候简单的只剩下一身衣服,一个出租屋,和一堆文字与音乐。

所以我一边想着邂逅那个姑娘,一边仍旧美好地怀念和向往着。

10年前我的年纪,仗剑走天涯的勇气。

10年后我的模样,蠢蠢欲动的青春年少。

有一份简单的工作,有一个努力想靠近的人。那么美好,穷苦而潦倒。

我每天行走于这样的弄堂,看着和我一样的人群进进出出,他们或惬意或失落,但更多的是年少而熙熙攘攘充满活力的脸,因为他们一刻都不停地谈论着身边的姑娘。年轻的人总喜欢成群结队,簇拥着无限地靠近着身边的姑娘,邀约,一起玩。

我和她认识在某个地方,那时正值青春忧伤的季节。所以我所向往的孤单而美丽,美丽而安静的姑娘就这样出现。那个季节的雨特别多,多的让人心欢喜。从喜欢那一刻开始,就觉得她像雨,安静而纯真。难以捉摸又比较透明。她有她的生活,因此也不能时常打扰。因为她有一个学建筑学的男朋友。这是后来才知道的事情。但他们的关系似乎又若即若离,因为她在外边,他也不时常管她,她去跟什么人去什么地方,都不会有他的电话。于是她便时常与人外出玩,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

她的生活似乎很简单,但又毫无章法,让人捉摸不透。

有次与男朋友吵架,于是来我这里。劝慰和关怀起了作用,我们渐渐近了。

一起吃饭一起散心。这时候她才说其实她没男朋友。

我说真的么?

她说是的。

我就说她为什么能说有男朋友,而男朋友又一个什么事儿也不管。但也是出于面子和各种原因她要说她自己有男朋友。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没说我也没问。那么我不知道我算不算,但她仍旧在外面说自己有男朋友。

那时候我是个厨师,所以能做出各种令人脸红心跳的美食。她是个好食客。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关注火锅,也开始调试味道,我已经连续好几个星期都在吃火锅。那时候我还不叫程大个,那时候也还没有程大个小火锅品牌。

那时候同一单位小雨总是看到她来找我,撅起嘴说,喏,她来了。

小雨是个很朴实的女孩,干活麻利而又快速,长的吧,不算好看,也不算难看,反正一眼望去就是那种比较顺眼的而已。她一个人需要干好多活,寄给老家的父母。所以我对这个女孩比较好,帮她很多忙,听不容易的一个人。有一天我回家,突然发现我的脏衣服全不见了,她才说是自己看太脏,洗了。我们是好哥们一样。

她来找我,小雨总是觉得看不顺眼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然为此我跟小雨翻脸。

这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

那时候心里时常孤独,我跟她谈我的理想,我的很多想法,包括要做一些自创品牌。做餐饮界的一个巨星。意气风发。她是很好的观众,但老是心不在焉。而我对小雨说的时候她兴高采烈。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她真的是有男朋友,一个学建筑的,来找她。

我不知道她为何说谎,因为我们本身也没什么。

她也许就是这么虚无缥缈,甚至我觉得这都不是真的,只是我一个幻想而已。一觉醒来,小雨站在我身边说,懒猪,起来干活。她的朴实像一道阳光,在冬天里都温暖人心。永远的勤快,就像你一觉醒来,世界都会变得崭新一样。

我那时因为我女神的离去而伤心。小雨因为我的伤心而气愤。我不知道她生的哪门子气。总之就是很生气。她是直脾气,把女神留给我的任何东西都扔了,然后说,这样好补贴实际,爱慕虚荣,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你还是以后少沾惹。

我很吸怪她责怪我的语气。我说我的事儿要你管?你是我谁?

然后两人再次闹掰。这是我们认识三年的最后一次闹掰,也是唯一一次最彻底的。

她三个月后辞了职,回了老家。传闻相亲结婚生子。

我两个月后辞了职,开始了我的创业生涯。

告别,那个姑娘。

告别,一段青春岁月。

所以我将所有故事,都做进了味道里。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5年02月05日发表在个人文学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告别,那个姑娘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