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越来越紧,不远处的店面旗帜飘扬,写着程大个小火锅六个大字,在霓虹等下若隐若现。他不敢进去,因为店里正坐着一个人。他的手越握越紧,指甲好像都要攥紧肉里,手心的汗水顺着指缝流了下来。但他表面仍然很镇静,不管是装也好,还是真的也好,他此刻都不能进去。
他在等。
没有知道他在等什么。
也没人知道他会不会进去。
冷风直灌领口,很多人都冷的哆嗦。他仍以笔直的站着。通常在这个时候,他要么是愤怒,要么是妥协。但现在却没人知道他到底是愤怒还是妥协。
小店的生意不错,人来来往往。但他在这些来来往往的人中唯独感觉到店里那个人身上慑人的气息。很多好奇的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店面坐着一个女子。
该女子年轻,二八年纪,着一身青绿色长衫,梳一个马尾小辫。她只是自顾自地吃着。似乎毫不理会周围。她选了很多菜,一个接着一个地下锅,然后热气萦绕在她的脸上,有一层朦胧的美。就这么一张脸,非但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且还会让人心生爱恋。但只有他知道她是谁,如果知道她的人估计都不会再跟她打交道。但是有一个人却例外。他懒洋洋地坐在了她对面,然后自顾自地往小火锅里下菜,看也不看她一眼。这人一身黑衣,皮肤却很白,戴着男士帽子,一双眼睛散漫无神。脸肤色细腻的像女孩子,或者说他就是个女孩子一样。但他的浑身上下都似乎是懒洋洋的,给人提不起一点精神。
但门外的他手却攥的越来越紧。他的额头开始冒汗。
黑衣男子,自顾自地吃了半响,然后抬头问对面女子,你考虑好了没?
青绿长衫女子面无表情,道:没。
那你准备怎么办?
女子抬起头,看向黑衣人,一双眼冰冷无比,但这冰冷一瞬间就消失了,她又变成了那个温柔可人的女子。
黑衣人吃的差不多了,然后起身,女子一把抓住他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黑衣人重新坐下,那要到什么时候?
恰当的时候。
什么是恰当的时候。
在你进来之前。
那我走。
那就没恰当时候了。
黑衣人一双眼有些无奈。
那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女子捞出一个虾丸,放在火锅蘸料里,然后用筷子去夹,夹了几次都夹不住。说,看,不是你的你夹也夹不住。
黑衣人一伸手一双筷子忽地夹起肉丸,放进嘴里说,速度不快,是你的也夹不住。
女子幽幽道,他在外面站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
哦!那就再等一个小时。
黑衣人笑了。最毒妇人心。
女子又要了一个小火锅。
你今天胃口不错啊,黑衣人说。
还行,不能吃怎能出手?、
黑衣人苦笑,突然在墙上众多留言贴里发现了什么,只看了一眼,手里便多了一个纸片,没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如何轻易将墙上贴纸撕下,好像那张纸本该不在墙上,本该在他手里一样。这样的手法,无论是谁看一眼都会变色。
他拿着纸条看了看,然后递给女子。
女子手里拿着留言贴,目光久久难以离开。她将纸揉进手掌。然后不再言语。
小店里人群来来往往已经走了好几拨。
她吃完最后一口丸子,目光迅速扫视了一眼窗外。
男的仍然那样站着,但就在她目光扫视过之后,似乎下定了天大的决心,大步往店里走了进去。他的手依然握的很紧。就是这一双似乎十恶不赦的手,却在颤抖。
他径直走到桌前。看着她。
她连头也不抬。只说了句,你来了!
来了。他答道。
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
是你自己解决,还是我解决。
他不吭声。握紧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啪地一声,他脸上多了几个红红的手掌印子。依旧没人看清她是如何出手的,这双手细细白白的像蛇一样柔软,怎么看都不觉得像是打人的。更不像杀人的。可偏偏就是。
只是,男人手里的东西握的更紧,也许他在等一个机会。但现在似乎任何机会都没有。
黑衣人看了他一眼,懒洋洋走了开来。给他们腾开了足够宽敞的地方。似乎他是要看热闹,并不打算出手。其他坐着的人继续吃着火锅,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要动手。
然后女子站在男子对面,一双眼紧紧盯着他。两人像雕塑一样。手未动,目光却交织成一片凛冽刀光。男子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到最后脸渐渐涨红,手动了动,刚要抬起,一道黑影闪过,一双手抓住了他。那黑衣人从他的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竟然是一个粉红色的,叠成心形的纸,散发着淡淡香味。竟然和之前贴在墙上的一模一样。
黑衣人将纸张拆开,然后将女子手里的纸张铺开,被揉皱的纸上写着,我爱你,落款 张木阳,另一张纸上写着,我们错了,落款张木阳。
黑衣人笑了。举起纸张,向女子道:廖婷,你觉得如何?
廖婷抬手,啪地又是一巴掌,问,你错了么?
张木阳道,错了。
错在哪了?
错在你离家出走后没立刻找你。
啪又是一巴掌。不对。
错在我不听你话。
张木阳此刻乖的和个听话的孩子一样。
黑衣人哈哈地笑了起来。一把拉住廖婷道。好了,别打了。他已经站在雪地里等了你两小时了。
廖婷住了手,悠悠地道,你吃饭了没?
张木阳说没有。
廖婷起身,要了小火锅,帮他选了菜。说,吃吧!
张木阳,一屁股坐下,菜放进锅里,还没等熟了,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慢点,廖婷声音变的更温柔。
黑衣人站起身,挥挥手道,我该走了。
还没等他们回应,他已经飘出去老远。只是那个笑脸还留在他们面前。
等到他忽然去年出去后,廖婷的脸沉了下来。长叹了口气道,好累啊,这样要装到什么时候。
张木阳不说话。
你倒是说话啊?廖婷道。
她此刻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张木阳猛吃几口,被辣的咳嗽起来,廖婷给他递了杯水,说慢点。
你为什么刚才下那么大狠手?我的脸都肿了。
我不那样她会相信么?她为我们这个局已经安排了近一个星期了。
她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张木阳问。
廖婷摇摇头。
我突然很后悔。她有点儿想哭。
后悔什么?
她成了现在这样,还全都不是因为我?
跟你没关系,张木阳埋头道。
如果她不是碰见我们在一起,也就不会误会,不误会也就不会成现在这样。我愿意为了她的病付出一切。
医生说她目前只能这样了。张木阳道。这种情感转移强迫症到目前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顺着她。她已经把自己当作了你,而把你当作了自己。我和她现在的关系,就是我们俩之前的关系。她这么努力想撮合咱们。我有时候都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完全失去了记忆。
那天如果她不是被发现的早,估计真的见不到她了。廖婷说,我们是好姐妹。我不想她为了我和你的事变成这样。你真的很爱她么?廖婷问。
张木阳沉默了。他默默道,我欠她的。
那我们要假装到什么时候?
张木阳沉默了。
我想你们应该全新开始。廖婷说。让她重新爱上你。
你让一个恨第三者的人当第三者?张木阳问。
不一样,她如果病好了,也许会知道错怪我了。廖婷说。
但是她现在就想撮合我们两个。她不会那么认为。她觉得自己是你的好姐妹,为了你的幸福在努力。而且你没看见她乐在其中,比自己还开心。而且一旦我们不听从她的安排,她的病就发作了。她的强迫性很厉害。她甚至会自残。
那我们就这样一直按照她的安排?发展,发展到什么时候?她突然也红了脸。
张木阳道,其实你知道我的意思。
她是我的好闺蜜,也是你的女朋友,你要知道,我完全是为了她,所以,该怎么装我装就是了,但是你也要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她站起来,走出了程大个小火锅店。他紧跟着走了出去。
黑衣人在角落里看着他们走远,一个人默默走进了店里,脱掉帽子,一袭乌黑的飘逸长发落了下来,很俊俏的脸,他真的是个女孩。在吸烟区点了根烟。默默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脸上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爱有时会变成伤害,但有时也是成全,当然有时候也会是报复。没人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默默看着墙上的语言发愣:你不是寂寞的对手,所以不必强壮忧愁,一个人坐下来,吃点小火锅,静一静也好。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别人的爱情侠客,为了维护别人的爱情而努力,而自己才知道只不过是爱情的过客。

微信:CXX000111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5年01月06日发表在个人文学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程大个小火锅传奇之侠情魅影(古龙篇)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