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那么一个不经意间就想起的人。也许时光在记忆里已经把她吹的斑驳迷离,但还是会偶尔想起,这时候想起,已经是一种美好的回忆。

有时候暗恋真的是不切合实际的。就比如说,你喜欢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但是你明确知道你无法承受她的脾气,跟那些飘忽不定的暧昧态度。但你还是暗恋。这已经不是一种因为喜欢而想走到一起的欲望了,而仅仅就停留在此了。也只能意淫下,牵了她的手,跟她在街上走,雨伞下的浪漫等等烂掉大街的情景。有时候会在这种意淫里添加很多的故事情节,比如,你去理发,她也在理发店里,然后你想跟她说话,却发现另一男人坐在她旁边,然后两人起争执,然后你出手,然后她打了你一巴掌跟着男友走了。再然后她道歉,然后你两有了单独时间,你成了备胎等等。

有时候可能想的更具有细节一些,比如幻想你牵起她的手,很细腻很柔软的感觉,幻想你搂着她的腰,然后周围投递过来羡慕的眼光,幻想她给你中午带饭,在办公室门口等你,同事们的眼光你很享受。

可能只有在幻想里爱才是比较纯净的,就算你幻想到其他也是很纯净的。

当然现实中,你也只能默默去看着了,关注着人家的一举一动。始终没有那个勇气说,因为你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王子灰姑娘,或者公主和青蛙的故事只有电视情节么。或者韩剧那种不靠谱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人说恋爱中的人是诗人,而我觉得暗恋中的人才是小说家。他们会把他所暗恋的人构思出一整个情节。所以以下我说的故事也许是虚构的,你们不要当真。因为当真也没用,已经过去了。

因为我家是农村,所以很多发生的事情都是在这里起步,而结束于他乡。

我暗恋的人也十分特别,因为她不但漂亮,而且异常漂亮,不但好看,而且异常好看。而且学习还好,我们家离得算是比较远,有两个村的路程大概十里路的样子。我那时很乐观的认为,她也喜欢我,因为她特别喜欢跟我聊天,但等到我同桌有一天宣布他恋爱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和他是在一起的。

我所喜欢的她在我眼里根本就不是干农活的,因为干农活都和别人不一样,比如收麦子,她的衣服都好看,姿态都优雅,连流汗都有一幅楚楚动人的样子。

她的学习很好,自从恋爱后就更好。我一直算是个差生,所以才被安排和学习好的坐一起。每次我同桌夸她的时候我都心里咯噔咯噔的,但也得附和着。但我随后想出了一个方法,就是给我同桌出点子怎么处理他们之间出现的各种问题。这样一来我了解他们的行踪,又掌握了他们的心里,可以一箭双雕。但有一次这小子说漏嘴了,说所有注意都我出的,结果她把我视为眼中钉,我成了名副其实的伪君子,我丑恶的嘴脸在她那儿就烙上了千年不变的烙印。

2003年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和她竟然还有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只源于一次在远房亲戚那儿办理一个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老人丧事。我坐在一边吃碗面那儿著名的血条汤泡馍,正吃的起劲儿,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我一看,竟然是她,激动的呛住了,咳嗽了大半天,她给我又是端水又是替手帕的。等事态平息下来,经过大人的东拉西扯,才明白她是我大舅舅的二外甥的小姑子的姐姐。我不知道这个关系该怎么理顺,也不知道我们相互应该称呼什么,但就是她叫了我一声哥后,一切都妥了。

从此以后我就有了正经的身份在她和同学跟前晃悠了。也有了正经身份替她打抱不平。

这样的顺序一理顺,我心里舒服多了,也不紧张了,就当做保护自己妹妹,虽然这个关系已经远的没什么意思了。但我们分外亲切。她跟我的那个同学终于没能好,她的原因是生活理念不合,理想方向不合,人生目标不合。这么高大上的理由我当时我没整明白。我那个同桌便跟我诉苦,说什么自己无法承受她那么多要求。分手那一晚,我陪他坐在田埂上,喝了一宿他偷出来他爸的红高粱酒,结果醒来时发现有一双眼睛看着我们。那小子还伸手准备摸一摸,说这谁家的狗啊,长的真像狼,我听完一愣,一把拉起他,那东西呼地退了一步,突然扬天叫了一声,我们撒腿就跑,这他妈的就是狼啊。我们不知道跑了多久,没命地跑,直到跑进村子。天微微亮,大伙儿还没起来,然后我又陪他在村子口等她。

等她发现站在村子口的,被黎明时分的寒冷冻成马一样的我们时,她惊讶地像在看两个神经病。我同桌上去说我还是放不下你。然后我就看见她的眼泪咕噜咕噜地出来了,然后就看到了感人的韩剧,我无感地坐在一旁,心想爷快冻死了,你两能不能快点。我看着她跟他说话,然后拉了拉袖子,而且好像还要亲吻,尤其最后一个动作我立刻上前打断说,好了,要迟到了。

三人飞奔,我同桌这货顺手把我衣服拔下来给她披上,说是很冷别感冒了。我瞬间十分甜蜜,她身上披的是我的衣服啊!跑着跑着好像不对劲,他关心她为啥不用自己衣服?我承受了感冒,他承受了甜蜜和关怀,到学校里她又把我的衣服披在他身上说别感冒了。我真想死的心都有了。我连续打了一节课的喷嚏,我的前排实在看不下去了,下课在小卖铺里端了杯热水给我。他们两又好了。我心里奔腾过千万只草泥马后,渐渐平静。我跟我前排说,我是不是很傻,她说,不,你是很蠢。我登着她看了良久,突然觉得有个好办法可以用。我给她说能帮我个忙不?

她说啥忙?

我说做我女朋友。

她啪地一个大嘴巴就过来了。你个流氓。

我说靠,我又没强迫你上床,干嘛打我,我怎么流氓了。她突然红了脸,说你死不要脸。

我说我让你假装,我只是想报复那两个更不要脸的。她说那你更不要脸。

我说你不会真喜欢我吧?她脸更红了,说你是神经病么?我给你倒了杯水关心下同学我还关心出问题来了。

我说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她突然不再理我。我劝了很久,才勉强同意假装。但是我们说好了不让任何人知道,只在他们两个面前去演。但这不是扯淡么,第二天全校都知道了我和她谈恋爱。我突然就后悔了。但在这两个秀恩爱的货面前我不能输。我们假装放学一起走,假装上课一起来,假装做作业一起,假装一起散步。他们去爬华山,我们去爬翠华山,他们去南湖,我们去寒窑。他们去看大佛,我们去看小佛。我的前排越来越在状态了,越来越演的像了。有时候还真会给我织个围巾之类的,还给我弄双手套,说是她骗她妈弄的。真是关怀无微不至,而我缺越来越不在状态。我起初对她很好,只希望演的像点,尤其在他们那两个货色面前。我给她吃完饭擦过嘴,给她逛街拿过东西,生日时给她送过个小东西,是我自己用石头做的。其实那个石头是刻了别人的名字,我磨平给她了。周末的时候我去她家做客,帮助他父母收玉米。

从我跟我的前排好上后,我暗恋的她就再也不太理我。而且故意躲着我走,连话已经都不怎么说了。我想大势已去,我已经无力挽回了。算了,就这样吧!于是我想跟我的前排说明。

我坐在校门口的小饭馆里等她,要了一碗混沌在吃,我前排笑嘻嘻出现在我面前一把拉住我就往外跑。我说你疯了么。她一口气把我带到宿舍,然后端出来个碗,说,看,饺子。我说你神经病啊,我吃饭呢,你把我拉来就是为了看饺子?她说是吃饺子,我专门给你从家里拿的。

我去,我不喜欢吃饺子。她说今天冬至啊!我无奈了。一把丢开她说,吃个饺子至于这么兴高采烈地么,我吃混沌呢,我都把钱付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很多节日,每个都要过还不累死。我说你放着吧,我一会儿吃,我不想吃现在。

她看着我良久,脸上不知道什么表情,我宿舍舍友瞎起哄说你不吃我们吃啊。我把她拉出去,说,你不要搞的这么逼真好不好啊?现在我们越搞越不像样了。她都已经不理我了。

她愣愣地不出声。

我说我们就到这里吧,也不要再演了。我心情很不好,你先回去吧!

她转过身,脸上仍旧没表情,走了。然后返回来,把石头递给我说,还你吧,我知道这上面写的是她名字,你没磨干净。我看了看还真是。她笑了笑。挥挥手说,再见。她走了很远,慢慢蹲在路边,用手抹了抹眼睛。

其实我都看见了。

 

第二天,我同桌给我说,咱们一起吃个饭吧!我说咱们不是天天在食堂吃么?他说这次在外边。我说我没心情。他说你再不来就见不到她了。我说为什么?他说她要走了。我心里突突了一下。什么时候?

就这两天。

三人吃饭,没有言语,吃了一半,她突然问你的她咋没来?

我说哦!她有事儿来不了。

她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我不知道表达什么。然后这个饭局就草草了事。我极力表现的很镇静,而且谈论着她先去,而我同桌后去。她说你真不会说话,又不是去死,还先后顺序。

这是我们饭桌上唯一开的一句玩笑话。

突然心里就空了。碗里的米饭也空了。

送她走,我跟我同桌一起往回走。

我说你不追过去?

他说我追什么呢?你都不追我有啥追的。

能看出他心情有多不好。我说别伤心,人走了,心还在么。走哥们陪你再去喝酒。

我俩又喝了半宿,坐在外面。喝到一半他抬起头来说,我他妈的哪里不好了?

我说你很好。他说那我咋就配不上她?

我说都这会儿她都走了,你说这还有用没。

他突然又笑了,说也是,人就这么贱,我他妈喜欢她。她他妈喜欢你,你呢连正眼瞧她一眼都不,但她还整天你这好那好的。你说你好么?你好个毛,整天勾搭其他妹妹。我说我哪有,你喝多了吧!他说你把前排都勾搭了还要如何。

他继续着说,妈的我天生就是当天灯泡的料。整天给你们当电灯泡。

我说你说反了吧?

他说屁。从她开始喜欢你,就拉我当垫背,我他妈第一次跟她表白,她就把我回绝的连渣渣都不剩。我知道她喜欢你,关注着你的一切,但脸皮薄,又不好说,而你一看就是离人家十万八千里,搞得人家像苍蝇似的。她觉得你不但不喜欢她,而且很讨厌她。平常连个正眼瞧一下都没有,碰见了连话都不说。有几次我都想提她说了,但一想我们两是情敌啊,我怎么能帮你呢!而且她不让我说半句。

现在无所谓了。暗恋终归有头,人走了,说出来也无所谓了。

我说你什么时候知道她喜欢我的?

他说就那晚喝酒的时候。她给我说的,还让我假装跟她好,看你的反应。

我权她还不如直接表白。她就死也不行。说不想破坏现有关系,然后就故意在你出现的地方约我。谁知约着约着,你冒出来个前排。她看你俩挺好的,然后就死心了,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而我的作用也就没了。你应该不知道我在她跟前说了你很多坏话吧?

我就奇怪了,我说的坏话越多她越是喜欢你。

我同桌喝了很多,说了一大堆话。他不知道我已经早走了。

我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我说,你为什么不早说?

她说早说可能连现在打电话机会都没了。

我心里纵有千言万语,卡着不知道怎么说。然后说了句保重。

然后直到如今再也没联系过。

前段时间,她突然打电话来说,听说你当大老板了,开了个程大个小火锅,生意不错啊!

我说哪里,只是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说那我加盟啊!

我说好啊!欢迎!然后几句寒暄,挂了电话。时隔境迁,恍然若梦。然后我的前排出来说,谁的电话?我说一个加盟者。

她意味深长地说,得了吧,我知道,是我告诉她的。这么多年都没见,那些年轻的往事还是值得回忆的。虽然我两现在也是你未娶我未嫁,但是我们还可以重温。

她说完帮我忙活着店面生意去了。

我的嘴角露出笑意。我觉得机会有时候会有两次。但还是需要一如既往地认真。

 

 程大个微信:C050656567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4年11月13日发表在个人文学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我曾暗恋过的你,如今过的还好么?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1. 我权她还不如直接表白。她就死也不行。说不想破坏现有关系,然后就故意在你出现的地方约我。谁知约着约着,你冒出来个前排。她看你俩挺好的,然后就死心了,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而我的作用也就没了。你应该不知道我在她跟前说了你很多坏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