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地一声,父亲一个耳光就扇了过来。

我一下子被打愣了,我长这么大父亲从来没打过我,就算我犯再大的错误。他虽然不是哪种溺爱型,但是也从来不动手,只是说,最多的是当着好多人面说了一次,让我对他十分痛恨,一直到今天我们的关系仍然没那么好。

上大学,然后出学校门,然后找工作上班。我和任何一个普通的农家娃没任何区别,而且也没有创造什么贫困生考上北大清华的奇迹,更没有什么状元之说。其实我一直排斥上学。我上完初中就不想上学了,然后被家里人逼着上高中,上完高中又不想上学了,被逼着上了大学。

我不想上学并不是说自己叛逆,因为上一个大学所要的花费简直就像一场屠宰一样,会消耗掉家里人半辈子的气血。我是穷怕了,上初中班主任让交版费,6块钱家里拿不出来,我前前后后跑了好多趟,最后到亲戚家拿了几块钱。我们那时候没现在这么好,上学的费用真的是很高。但是父母非要让我上。父亲像要宰了我一样,说不上不要进家门。

上大学对我来说是个压力十分大的过程。我强逼着按照一个农村孩子必须要学习好的原则去学,但仍不太好。好不容易毕业,又面临着就业。我找了三个月的工作没找到,房租已经交不起了。母亲打电话问,我说都好,勉强笑着。看着窗外的大雨,我突然想纵身一跃。我觉得自己无能到极点,花了家里那么多钱,现在连个工作都找不到。一连几天我吃的饭是苹果就着馒头,一到现在我吃苹果都会闻到冷馒头的味道。那是我从家里拿的一袋苹果。父母除了种苹果外再无收入。

在四个月后,我快要饿死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个很简单的工作,一个月400块钱,不包吃住。我开始学会抽烟,一根一根地,一包一包地,我暴瘦了20斤。我躺在冷硬的床上感觉自己可能要死在床上了。

最后终于在一个熟人介绍下,换了工作熬到了一个月1000块钱,回家的时候除了路费我任何剩余的钱都没有。

而我现在工资涨到了每个月4000,也算是稳定了,但我辞掉了工作回家给父亲说我要做生意,开餐馆,准备加盟程大个小火锅,我看在咱们县城挺好的……

没等我说完,这一个大嘴巴就过来了。

他自己愣愣地看了我很久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我知道他已经气的没发说了。

然后他点了支烟,缓了缓后说:“我养你出来就是让你回来开饭馆的?”

我没说话。

他继续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让你上大学做什么?

我无法辩驳。纵是心里有千万个理由以及各种理论,包括什么生意经,投资目光等等,这些长篇大论的,只存在于书本的东西没发给他说的清楚,因为我们两现在的维度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我无法对一个种了一辈子地的人大谈什么罗辑思维。

我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给他说我已经把钱借到手而且把加盟费都打了。

我心里只是琢磨着在程大个小火锅店吃饭时,前面一个顾客留给我的小卡片,上面写着:我需要你的好心情,也许微笑会传染,署名是小荣。但我现在一毛钱的微笑都露不出来。我我当时收起卡片,给我后面的顾客只写了一句,好运,人生。而我们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前面的人会留下什么,这就是生活,这也就是人生。但你可以为后面的人送上祝福,在未知的时候,充满惊喜,在赠送的时候才有满足感。但是现在,我没有任何的惊喜。他们留给我的是什么?

母亲已经在给我收拾床铺,依旧是我童年破旧的房子,周围人家已经盖了新房,而我们仍然家徒四壁,甚至连个唯一的电器电视机都是好几年前的。

我突然恍然大悟地明白过来,我是不是在城里呆久了,被所谓的成功学,以及一些鼓吹的销售营销学给洗脑了?别人抱着一块儿金砖找找金子,我抱着一床破棉被在找金子。

那一夜我整夜没睡。

也许我们这样的人真的才应该踏踏实实地走,一步一个脚印,不能冒险,因为我们冒不起险。就是那么一夜,我改变了所有的想法,所有呆在城里时思考到一些做法步骤,和计划一瞬间土崩瓦解。也许真的环境能改变一个人,而我们留在家乡的同学羡慕我在城里,我羡慕他们在家乡,他们觉得我们的工资挺不错,而折算下来,其实都没有他们每个月2000块钱的多。这就是现实,而更现实的是我不敢再迈出任何一步了。

 

怀着十分糟糕的心情,我给程大个打电话,我说我不做了,语气生硬而愤怒,我狠狠滴挂了电话,把那张写着“人生就像小火锅,放入菜,才能更沸腾”的名片揉成了一团。很多高大上的真理,在我们这样人的面前,都那么不堪一击。

 

我突然间心里很空,又转入了迷茫,我在家里呆了一个礼拜,而一个礼拜什么也没干,天天躺在床上。我的情绪糟糕到了极点。看谁也没有好脸色。几次把母亲也顶撞了。

回到城市,望着满街的车流,灯红酒绿的,我却不知道该往哪走。一个忍禁不住蹲在路边哭了起来。旁边店里突然出来了一个女孩,站我面前有些胆怯地问,说,你没事儿吧?

我仰起脸准备爆发因为自尊心而引起的愤怒,却看到一张比较紧张却又关切的脸。我摇头说没事,立刻转身走了。作为一个大男人在路边哭还被一个女孩看见,内心的羞愧感让我想立刻抹掉那张脸。但却还是不由自主回头看了一眼。她露出微笑看了看我,转身离开了。但我突然间心情好了一些。

我犹豫再三,还是走进程大个店里,我说,对不起,程大个,那天心情不好。

他拍怕我肩膀说理解。

我独自坐着,吃着小火锅,那些菜沸腾着,墙上写着:生活就像小火锅,不管你放不放菜,它都沸腾。我心里突然笑了。是啊,不管我选择怎样的,日子还是要过。

吃完要走,突然有人过来,说对不起,我,能不能,借点钱,我忘了带钱。我抬头,竟然是她,在路边问我的姑娘,还是生怯的脸,仿佛早就注意我了一样。我突然心里面升腾起了无数种可能,她是不是当时过来就是来问我要钱的?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难道她跟着我?

因为我已经上当受骗过无数次了,我曾经给一个据说是走投无路的两姐妹给过20,然后他们说想回家买车票这点钱还不够,说要200,我信以为真就给了,第二次是给过一家人,两口子抱小孩,说来这里不久钱丢了,想回去也没钱,给点吃的,结果我给了10 块又要车费,又给了100.我连续几次上当后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骗子太多,傻子不够用了。

我紧紧盯着这个女孩,女孩有些紧张,脸突然很红。周围的人目光异样。我终于还是取出了钱包,我想,就是为了自己的自尊买单吧!我取出了100,她说谢谢我,她付了帐就给我其他钱。我等着。然后我等了十几分钟不见她,于是问老板。老板说她已经走了。我的内心突然又升起了一阵可恶的愤恨。我瞬间就升华到国人的素质。我见过很多外国人被救助后的回报。这就是我们素质越来越低的原因,而且我前段时间在新闻上看到有人在机场以借钱为名进行诈骗。算了,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下一次无论如何都不再会有。

 

我又找了个工作。距离很远,为了省钱也住的很远,再也没去过程大个小火锅店。工资涨了一点,但仍然不够,我没敢想在城里买房,因为这对我来说简直天方夜谈,我想攒钱把家里的房子翻修一下,但这点工资除去花费已经没多钱了,连续攒了几个月也没多少,我无意中给家里人说了我在兼职做好几份工作。电话那头父亲没有说话。

在几个月后,我办公路过程大个店,想进去吃吃小火锅,已经很久没有尝过那个味道了。一切仍旧熟悉,但吃完后才发现,钱包丢了。我真不知道如何跟服务员开口,说钱包丢了?说没带钱?他们真会信吗?我面红耳赤地在想,在翻自己的兜,在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仍旧没有。服务员看着我,然后问我需要什么吗?我摇头,一会儿有服务员递过来一个留言卡片:还有一个纸包。卡片上写着,谢谢你帮我,也许应该说你救了我一命。我拆开纸包,是一叠500块钱。

她说几个月前一个女孩来让给我的。她不知道我名字,只给我们说了说,老板认识你。

钱是不多,但我突然间内心涌动,我觉得这个世界仍然是阳光普照。我竟然有些感动。我拿了卡片,上面有她的电话号码。

我忽然想起,有好几次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要给我还钱,要感谢我,我立刻就把电话挂了,而且拉入了黑名单,我想现在的骗子怎么越来越多了,越来越高明了。我翻出黑名单,然后恢复,看着卡片上的号,一模一样。

我拨通了电话,说,是我,我收到你的钱了,但是你没必要给这么多。我说我把剩下的给你放在店里了。我将钱放好,给她写了张卡片:谢谢你,给我的,最后美好两字怎么也写不上去,因为用上矫情,不用又不知所措。最后还是没用。

我出门,门口有个年老的乞丐,我给了钱。我对身边一起过马路的人给了点微笑。我觉得自己仿佛成了耶稣一样,开始博爱起来。

我觉得当我对别人和善的时候,每个人都看起来很和善,而不是那么冰冷。

在旁晚的时候,那个女孩,打过来电话,约了我。我第一次知道她叫小荣。

 

我真不知道父亲穿着一双湿透了的布鞋能站在我的租房门口。眼神里有些不习惯的晃动不安。他全身湿透了,因为来的时候不知道会下雨,这样的状态让我突然间没认出来,仿佛一个年老的乞丐一样,默默站着。我愣了好久,一边连忙让进门一边说你怎么不买把伞呢?他喏喏了半天说他问了,伞太贵了,然后用粗糙干瘪的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雨水。

那一刻我又差点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的布鞋虽然是新的,但是全是水,进屋,我让换上我的鞋。然后给他倒杯热水。父亲的眼神再没有了那么坚定,看看屋里,说城里这么大,我找你找了很久。我说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他说我在旁边公用电话亭问了,电话费挺贵的。我转过脸去急忙去了厕所,一串子眼泪再也没忍住。我曾经给父亲想买电话,但是他不要。

我出来的时候他把自己的鞋子准备放到门外边,说把我的地面弄脏了。我说爸,你就别管这么多了,好好坐着,衣服也湿了,把我的穿上,我给你把衣服烘干吧!他说这是我妈给他新买的衣服。我点点头。他脸上的皱纹颤抖着,很冷,我急忙把电热器打开。我很想给他一个拥抱,但是这么多年,这不是我们应该表达感情的方式。他给我讲家里的事情。说今年还可以,苹果卖了2万块钱,他都在给我存着,娶媳妇用,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露出了笑容,那些皱纹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归属,绽放开了。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笑。

我递给了他一支烟。他说不抽,然后把自己的烟叶子拿出来,用纸搓了搓成了一根烟。

他停留的时间很短,我想让他多留几天,他不愿意说家里活还很多,然后临走给我了一个用手帕包起来的包,鼓鼓的,说这是5万块钱,我知道你一直想做生意,也许你想的对,父亲是个老古董,什么都不懂,我去程大个店里看了,我在那里呆了5天,老板给我说了很多。我帮你考察过了,我就放心了。不过麻烦了人家5天,给我又是找房子住又是问吃的。我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也去谢谢人家,想要加盟就好好做吧!你在家那时呆了那一礼拜,什么都不说,我跟你妈都急坏了。他一下在说了这么多话,想极力地看我的表情。看我是什么态度。

我握着那5万块钱,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我送父亲走的时候,小荣来了。她跟我一起把父亲送走。父亲满眼里都是笑意。

 

我拨通电话说,对不起,程大个,给你添麻烦了,然后我签了合同。我延续了那个游戏,为后面的人送卡片祝福。

 

我第二年给父亲母亲都买了手机,给家里装了手机,盖了房子,买了新的电视。我怕我不做这些他们会再也看不到。他们老去的脚步是多么匆匆,一年不如一年,但还周而复始地在田里劳作。我后来买了辆车,然后闲了就拉他们来成立转转。如你们所愿,小荣跟我在一起。

也许有些事,我们改变下看法会好很多,也许有些人我们需要更加关怀。而有些事情得抓紧时间做,有些情感其实我们懂,但一直不愿去懂而已。

我问小荣,她当时是真的想骗钱还是真的没钱。她笑着不说话。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4年10月20日发表在网络编辑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对不起,程大个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