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差点忘了去上班,我老是忘了自己还有分职业,去教室的时候,牧勒已经在那里了,站着看学生们画一组静物。他帮我做了介绍,学生们象征性的打了声招呼继续他们的创作,他们似乎除了手里的笔和眼前的颜色什么都不在乎。只有一个瘦小的女孩看了我一眼,又快速地低下头进行创作。我也不在意他们的轻视。第一节课全是我熟悉的过程,牧勒给我说了些目前教学的特点,和注意事项,然后将课程表给了我,分配我坐在一个狭小的办公室,但只有我一个人,他们其他人都挤在一个大办公室内。这样也好,我不喜欢跟很多人处于一个共同空间。准备了一早上的教案,和个人需要跟负责人沟通的文件。快到中午饭时间,我正准备出去,砰砰砰,有轻微的敲门声。请进,我喊了一声。

一个瘦小的女孩探进头来,然后快速地溜了进来。她手里抱着一堆东西,有些表情激动地说:“木篱风老师,您好,能不能给我们签个名。”

“啊?你找我签名?”我有些吃惊。

“是的是的,求求你给签个名吧!我们很多同学都想要你的签名!”她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像看见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流浪狗。

“为什么?”我仍然想不明白。

“我们都很崇拜你,你就给我们签个名吧!”她的眼神可怜的让我于心不忍。

“崇拜我?你们找错人了吧?”我极端怀疑自己的耳朵。

“求求你了,给我们签一下吧!我们大家都在教室等着,他们托付我的。”

“好吧!”我糊里糊涂地答应了。

她哗地将怀里需要签名的本子放下,然后又郑重其事地掏出一个蓝色封面的本子,说:“这个是我的,先第一个签!”

她眼睛盯着看着我签完,赶紧说:“老师,我得出去了,被牧勒发现就不好了,其他的你签好我回来取的。”她的本子上署名是霍小珍。

她说完立刻溜了出去。

我从她进门再出去脑袋里都是稀里糊涂的,我在想是不是第一天上班有人戏弄我。但又想不出戏弄我得理由,看着这些需要签名的本子,我还是动手一个个去签了。无论如我答应了人家。期间牧勒来叫我吃饭,我推迟了时间,让他先下去。我一个个签,都是些普通的日记本,签到最后一个,却是本书:夏天是温暖的告白。可能是他们谁拿错了,我打开书,里面写着一段话:世界上最渺小的不是生命,而是感情,而最渺小的却有时拥有最大的力量,可以毁灭一切!是一本爱情小说,我突然觉得这句话如此熟悉。合上书,一个名字映入眼睑:诺诺,作者署名。我愣了一下,随即心里发笑,她如果真能写小说的话就好了。我又想起了她。不知道她现在哪里?是不是还好?

中午食堂吃饭的时候,又遇到那个瘦瘦的女孩小珍,她坐在我对面,一会儿环顾四周后,悄悄将一个纸片推给了我。我拿起来,纸片上写着:我晚上来拿签名!下面是她的电话号码。我向她点了点头。我有些奇怪地打量了下这个女孩,面目清秀,文文弱弱的、很胆小的摸样,表情上却透着一种傻乎乎天真的可爱。

下午我开始认真地看学生们画画,中间的静物有串葡萄,不知道谁给吃了,大家都让小珍去买。她噔噔噔地跑出去买了,她跑起来笨笨的模样惹笑了其他人。

我很熟悉这样的空间,因为我在这样的地方学习了美术。这也是我现在犹存的一部分美好记忆,像是我生龙活虎的胎记一样,仿佛记载着我上辈子的事情。我很享受这一刻。看着这一个个光亮年轻的面容,和他们手中的画笔,虽然流淌着生涩的笔感,但仍有青春热烈的颜色。他们眼里理解的色彩更有丰富的想象,虽然单调,但很纯粹。我不要求他们完全画出一样的颜色,也不要求非要跟目前的实物一样,我的要求是让他们完全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做色彩的调整。按照自己眼中的色彩,按照自己眼中的物品去毫无约束地做。他们都是一个个奔腾在草地上的小马,欢快地跑着。不用拉住他们的缰绳,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还很好奇。

小珍很快回来了,提了一串葡萄。摆放好,又很欢快地坐在画架前。我特别注意了她画的,她的颜色运用很单一,有些缺乏层次感,我给她指着一些地方说了说,她睁大着眼睛定定地看着我,听的很入神,模样仍傻乎乎地。我不禁有些想笑。她发现了我的反应,赶快低下头,羞涩的小女生模样。我用画笔,在她的画布上涂上了两块颜色,她的眼里冒出欣喜:咦!真的比之前好很多,谢谢木老师。她有些手舞足蹈的高兴。

她的傻乎乎的天真确实能感染很多人,其他人都回过头来笑她。她的调色能力还是很差,所以我一下午一直在帮她做颜色调整。因此我都不知道郑子欣是什么时候来教室的。等很多人在讨论却都突然不吭声时,我转身才发现她站在一旁。我向她打了个招呼,她说:“怎么样?还适应吧?”

“还好!对我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那就好!”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事儿完了就回来了啊!怎么你不希望我早点回来?”

“哦!不是,我只是问问。”

“不用那么紧张,呵呵!我也开个玩笑。”她哈哈笑起来。“对了,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我,还有点事儿,刚上班,很多事需要理顺当。”我想起了答应小珍晚上给她签名本,我看了看小珍。

“那没事,回头我让牧勒帮你,他不帮你我削他。”

“还是不用了,我想自己去处理,也好是个熟悉过程。”

“那好吧!那就改天吧!”

“好,明天我来找你。”

她做了个OK的动作,说:“对了,刚才我来的时候牧勒叫你去办公室。”

“什么事呢?”我问。

她摇了摇头,做了个不知道的表情。

我随后走了出去。她在后面。

 

郑子欣凑近小珍,说:“不要老盯着他看,你懂得!“然后敲了敲她的头。

小珍一脸委屈,想说什么却没说。

 

办公室里除了牧勒还有另一个人,我不认识,30岁左右的摸样,留短发,穿着夹克的朴实男人。

牧勒介绍,这是科主任郑少明。他来了解下我们目前的工作情况,。顺便了解下你的情况。

我应了一声,不知道他要问我什么。结果他只是问了些我之前在哪上班,经常去哪些地方,现在住哪儿,等等。我一一作了回应。却并不知道他到底要了解什么。他起身,对我说,我就了解这么多,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包括遇到什么麻烦,或者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都可以找我。

我说了些感谢的话。

牧勒送走他。我还是回到了教室。小珍仍然在琢磨她画的色彩。教室高在20层,有宽阔的视野,玻璃明亮,但有一多半被拉上了窗帘,因为作画,需要一些光线不同的照射。我站在宽大的窗户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每个人画出的东西看了看,有一些色彩极其强烈,有一些色彩柔和,大多数人都很单调,尤其小珍最为单调。她在哪里低头一声不吭,很久都没有起身了。其他人进进出出,打水,换抹布,擦笔。我将他们平日里做的作业,一个个翻开来看。都不是那么让人满意。

晚饭的时候牧勒帮我带了饭,我们一起吃了,他提前回去了。我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我翻开那本署名诺诺的小说,看了起来,故事很清新,有着美好的浪漫情怀。我不喜欢那种沉甸甸去说事物的东西,或者干巴巴讲故事的东西,我喜欢有个人情怀在里面的文字。描述上不普通,感悟上独特的。看一本书就像了解一个人一样,你可以借助作者抵近她对生活的感悟,以及生命的体会。就单纯讲一个故事,也只是一个故事而已,读过便忘了。我读书是喜欢固执地追寻意义的一个人,而不是只当做娱乐,但事实是很多事情有时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它只是一件事情,你无法深究,也不能挖掘出什么。它发生了,你知道了,而且你觉得事情过程就是那样的,或许奇怪,或许难以理解。所以我就常常自我矛盾。我经常独自停下来,来亲自体会生活所赋予我们的我能不能再知道点什么?

这本书带着很多作者自己的感悟,有种淡雅的青春韵律,里面讲述了很多对时间,对爱情的琢磨,谈不上看法。只是一个女孩子生长的所有茂密的或者忧郁的岁月,干净的友情,以及幻想式的爱情。她们的眼里世界都如此美好,让人不忍心去打扰那种梦。

我正沉溺于哪些像栀子花一样芳香的文字中时,砰砰砰,门轻微地敲了起来,然后探头进来一个天真的脑袋。是小珍。

“很不好意思,木老师,我来晚了。“小珍急忙道歉。

“没事啊!我刚好看回书。我都签好了!”

小珍过来取东西。

“等等,小珍,我能不能请你坐会儿。”我对这个女孩充满了好奇。

小珍坐了下来。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找我签名吗?我至今一头雾水?”

小珍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意思是我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老师,我们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因为你才报考这个学校的,我们很喜欢你的作品,也被你的故事感动,我们一直很崇拜你,所以想要你签名!而且我们知道你一般不给人签名的。所以他们才怂恿我来找你的。”

我听的又一阵糊涂。

“等等,什么?我的作品?我的故事?崇拜我,你确定没找错人吧?”我云里雾里地脑袋越发糊涂。但小珍却仍是一脸天真。除此之外我看不出半点其他隐藏的情况。

“小珍,我真诚的请求你给我讲实话,你们是不是在戏弄我?”我舒了口气,看着她的脸,很诚恳地对她说,

小珍立刻从凳子上跳起来道:“没有没有啊!老师,我们怎么可能戏弄你呢?我们真的很喜欢你,特别崇拜你!”

“好了,拿东西走吧!”我心里莫名的有了怒火,我感觉这个小女孩一点都不诚实。

小珍默默地拿起东西,脸上流露出满是委屈。但我无法判断这表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她拿起一堆东西,也拿起那本书。“等等,能不能把这个书先借我看下!“我向她道。

“你没有这本书?”她再次露出惊讶。

我开始烦躁她脸上莫名其妙的表情,于是说:“能借给我的话,就留下,不能你一并拿走吧!”

她默默将书放在我面前,眼睛傻乎乎地看了我一眼,悄悄打开门出去,然后轻轻关上门。我心里突然多了一份后悔,后悔我对她发火。她确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但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是有人指示?我一想起来这种办公室的勾心斗角便开始头疼。我不想将自己纠缠于其中,因为我无法想像洗衣机一样把那么多的污垢混放在一起,然后搅动干净。这不是我的能力所在,我也没拿本事。我已懒的去想这些。时间已经不早。我锁上门下班。

 

小珍抱着一推东西,一脸委屈,似乎要哭的模样,慢慢地往教室走,嘴里嘟囔着,他为什么要对我发火啊?我没做错什么啊?但她很快又似乎心情好了。看了看这些签名,又对自己说,我终于完成任务了,看看明天他们怎么说。然后乐的屁颠屁颠走着。

“霍小珍!”有个声音叫住了她。

小珍停下来,转过身,是郑子欣。她长大了嘴巴!

“你刚才去哪去了?”郑子欣狠狠盯着她。

“没,没有。”

“手上是什么?”郑子欣一把拿过来。然后盯着她道:“你去找木篱风了?”

小珍低着头点了点头。

“我难道没告诉你不要去接近他吗?你没听见吗?你不知道你们的任务是什么吗?你还找他签名。”

小珍一声不吭。

“好了,你明天不用来了。“

“啊!子欣姐,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小珍拉住郑子欣的手央求道。

“你能确保不再接近他吗?”

小珍使劲点了点头。

“不要多跟他说话,知道没?”

“知道了!”小珍又使劲点点头。

“把这些签名都撕了!”

“啊?”

“撕了,没听见吗?”郑子欣说。

小珍咬着牙,一个个往下撕。

郑子欣等撕完了道:“好了,我走了,你记住我说的话,如果再犯的话以后就不用来了。”

“知道了!”小珍咬着嘴唇,眼泪哒哒地掉了下来。

 

 

喜欢霄小说的朋友,请关注我的微信公账号:xiao_xiaoshuo

按顺序看的话,请回复m看完整目录,根据目录查看相关章节内容。

公众平台:霄小说 xiao_xiaoshuo

私人微信:cxx000111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4年05月12日发表在个人文学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花开午夜 第十章:霍小珍(青春纯爱小说)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