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昏暗,我突然有种要晕死过去的感觉,身体飘飘忽忽,像要飘起来,头很疼,迷迷糊糊看到郑子欣,她跟牧勒在前面走着,我追了过去。但他们突然消失了。我大叫“郑子欣”。啪地一声,灯亮了,诺诺站在我面前。

“你又做梦了?”

“嗯!”我点点头。

“你回来了?”我的灵魂被一瞬间激醒了,想起了那个电话和那个身影,但却像已经是昨天的事,可是我心里那无名的怒火还没消退。

“把这个喝了。”她给我倒了杯水。

“不喝!”我冰冷地说。

“快点,喝点水会好点!”

“我不想喝你放下,都说了不喝!”我一把打开她的手,水杯子跌落,啪地碎了一地,水沿着地板像血一样流开。

她愣了住。我依旧执拗地别过脸,转过身睡去。

一连几天,我都不想理她,但是我又特别想跟她说话,我想提起口气,问她那个男人是谁,手机信息是怎么回事。但是,我问这些有意义吗?万一那人就是她要找的男朋友呢。所以我不知该如何开口,而她也不说什么。我觉得我再不说什么她似乎就要远离我了。所以我说诺诺。她嗯了一声。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说什么?”她淡然道。

“嗯!如果,你有新的打算,我,祝福你!”我一字一句,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她疑惑的问。

“我知道,我们之前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我也没有任何的权利去阻挡你什么,所以,我的意思是……”

她看着我等我说完。

“我的意思是,你是自由的。”

“好,我明白。我马上收拾东西。”

我没想着她会回答的这么快,心里突然像有一万只暴雨梨花针射过,但我强忍着,故作平静,点燃了一根烟,站在了窗口。

她的神情似乎很轻松,在收拾东西,很快收拾好,说,我走了。

我看着她,确定这不是开玩笑。

她却挥挥手,打开门,一溜烟出了去。我都甚至没来得及问她去哪?

心里突然一种莫名的难受。难受的是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更难受的是她竟然如此轻易走了。

也好,我本来就是个如此被生活反复蹂躏的人,一个人本该有的生活,再此之前的所有那都是上天给我了些许恩赐而已。知足便好。我这样安慰自己,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然后反复在房间里走着,似乎要走到世界灭亡。因为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又如此的空茫。这个房间就像一座漂流在海上的船只一样,我只是行驶在茫无边际的大海而已。我随着这时间的波浪摇晃着,摇晃着。

窗外突然下起了雨,我分不清现在是晚上还是早晨。诺诺她没打伞,她一定还在外面,她会去哪里?

我的情绪无法释放,然后突然流下了眼泪,我不是一个容易流眼泪的人,也绝不是个脆弱的人,但我控制不了自己,同时如此瞧不起自己。我知道我不是为任何人流泪,而是自己。因为我突然不明白生活的意义所在。我没理想,没目标,懦弱,一无是处,我是需要有人给只手,牵着,让我知道方向。

我看到诺诺的拖鞋还留在那里,走过去,穿在脚上,然后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就像她一样。然后我觉得累了,睡着了。

有那么一条路,我在梦里走着走着到了尽头,但却无法看见尽头是什么,仿佛有,仿佛什么也没有。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心中总充满那些忧郁,那些失落,那些无尽的悲思,我也力求让自己像颗向日葵,向着太阳,义无反顾地生长,赤肝义胆地面对外面的事物,我行吗?我不知道,我感觉我上一辈子应该挺快乐,但不知被谁在心里下了一个种子,这颗种子不断吞噬着我所有的光明,它吸走了任何的光线,留给我的只有模模糊糊的东西。这东西像充满了悲愤,拥有无尽的抑郁力,又似乎有无尽的思念,有脆弱,有怨气,可也有善良。我不知道它何时在我胸口的,但就是在我某一天突然醒来的时候。就像摔了一跤醒来,之前的什么都记不清了。

风吹过来一张纸条,我躺在床上伸手拿过来,上面写着,记得喝水。我抬头,桌上放着一杯水。诺诺,我叫了一声。没有任何应答。我将房子看了一遍,空空如也,叹了口气。又回到床上。

我开始想她,而且是隐隐作痛的想。

 

敬请期待下一章《霍小珍》每晚8:00—10:00更新

喜欢霄小说的朋友,请关注我的微信公账号:xiao_xiaoshuo

喜欢这篇小说的朋友,请点击右上角“三个点”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按顺序看的话,请回复m看完整目录,根据目录查看相关章节内容。

加私人微信:cxx000111

霄小说 程霄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4年05月02日发表在个人文学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花开午夜 第九章:和诺诺吵架(青春文学)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