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号楼,美术教育系,拥有独特的标志和独立的空间,独自坐落于学校一偶,靠近新修建的喷泉小池和一丛绿荫,整座楼呈现的是欧洲风格,在整个校园里别具一格。乳白色的圆顶,红褐色的围墙,黄色的门窗,像梵高的向日葵。门口的两边大玻璃橱窗上贴着一些学生的作品照,金属的框架上留下了最后一摸夕阳余晖,微微发亮,以至于难以看清楚那些照片。相对于其他,这里显得更冷清点儿。我们走进楼厅上了五楼。郑子欣在一个办公室外窗玻璃上敲了敲,一个很精神的男人抬起头,清秀的面容,很标准的艺术系帅哥!他放下手里东西立刻出来。

他看到我说:“你来了?”

“你认识我?”我有些莫名于他主动的打招呼。

“哦!我给他提前看过你的照片。”郑子欣连忙说。

“哦!是的,是的,我提前看到了你的照片,所以当然认得出。”

郑子欣立刻接过话题道:“我还是正式给你们介绍下吧!这是木篱风,这是牧勒。”

他微微点头,回头对郑子欣说:“先到办公室吧!”

他的目光不断地扫视着我。

“篱风是学油画的!”郑子欣说。

“我是学国画的!”牧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我们这是油画还是国画呢?”我问。

“教育系全部得教,包括版画,各式各样,有必要时还要开设雕塑!”

“哦!我对这些不能说全部精通,但还算可以!”我想表现出我的自信来。因为郑子欣一直看着我。

“哦!你是什么文凭呢?”

“大专!”说出这个字我都感觉自己底气不足。

他呵呵笑起来道:“挺好的!我也是!留在这儿教学生的都是低文凭的,高端的人都去投身商业了,都去投资了。”

“看来你们两还挺投机!”郑子欣笑着说。

“这叫一见如故!走,我请你们去喝杯茶!”他扭过头来问郑子欣道,“你不会又有事吧?”

“没有没有,一起去!”郑子欣做了个OK的动作。

牧勒松了口气,露出满意的笑容。

郑子欣像个导游小姐一样开始给我讲解起教育系每个科室,那儿是哪儿。牧勒笑看着她道:“你对这里简直比我还熟悉!”

“当然,你应该知道我千百次的跑这栋楼已经好多年了吧?”郑子欣冷冰冰地道。

牧勒闭了嘴。

郑子欣恢复了表情,看出了我望他们时异样的眼光,然后道:“我和他谈恋爱谈了两年,所以……就这样!”她说完哈哈笑起来。

牧勒却突然怒了,瞪了她一眼道:“你不嫌说出这话把我冤枉死?”

郑子欣仍然哈哈笑着道:“开玩笑的,呵呵!我那时有个喜欢的男生在这楼上,所以一直跑!”

“你就能不能正儿八经的说句话吗?”牧勒有些不满的说了句。

“那你让我还能说什么?”郑子欣瞪勒他一眼问。

牧勒又闭了嘴,脸因哽住话而微微发红。

“看看,让他闭嘴的招数百试不爽!”郑子欣哈哈笑着,拍了拍他肩头,然后向我说。

她欺负了穆勒自己却显得豁达而快乐。

路灯已经亮起,我随着他们两个左转右拐的,郑子欣一直在配合着我的步伐,而牧勒不得不时而停一下,他的步子太大。

晚风里传来一些轻柔的香味,在模糊不清的夜色里,分不清是什么,但是令人很安然,舒适。

12号楼相隔的就是15号楼,郑子欣用手指了指说:“艺术部印刷部就在那里!”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一座相对高很多的楼,有些旧,有斑驳的痕迹,楼前面有棵巨大无比的松树。

“要去看看吗?”郑子欣说。

“不了!”我连忙说。看看表已经六点多,诺诺该下班了吧?我想给她打个电话,才突然想起她忘了带。我盯着印刷部的楼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并没有多少,倒是大松树下坐着不少人。

郑子欣拉了拉我道:“嗨!走了,发什么呆呢?”

“你们一般几点下班?”我随口问。

“六点!”牧勒回应道。

“那咱们去哪儿喝茶?”

“就在学校里面,不远。”

“怎么你有事吗?”郑子欣问。

“没有,就是问问!”

“咱们喝茶事小,可不能耽误了你什么事啊!”她故意问道。

“没有,真没有,刚好欣赏一下你们的学校。”我连忙说。

“我再顺便把我们的工作要求给你说说,看你能否接受!”牧勒道。

“好!只要你不为难我就好!”

“他敢?”郑子欣笑着道。

“是不敢,有我们伟人郑子欣小姐在,给我个胆子都不敢。”牧勒应道。

我们走进学校一间小城堡似的茶座里,独立于一片树林后面,里面的灯光被包装成雪花一样。

“唉!遥想去年整个冬天我都是在这儿度过。”牧勒道。

“为什么?”我好奇的问。

“因为失恋了。我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窗外大朵大朵的雪花无声的落下,那时候感觉心里有一把大提琴,正拉着无比悲仓的声音。热泪滚滚而下,这里埋藏了我多少心酸啊!”牧勒开始声情并茂。

郑子欣斜了他一眼,道:“就这出息!”

我望了一眼窗外,是黑沉沉的灯影,但确实能看到雨或者雪,不过现在是落叶。

无论在那里我首先要做的就是看看有没有窗,我喜欢窗,就像体内顽固的念头一样,没有窗的地方让我心慌。

“这里很特别!但就是太小”我说。

“这里本来是废弃的一个地方,但后来有一位学生说动学校自己承包了,然后装修后开了这家茶座。而且还是个女生,很漂亮!”

“你认识?”牧勒接口道。

“当然,要不要给你介绍下?”

“算了吧!本人目前还处于旧伤恢复期,不宜谈恋爱这么辛辣的事物。”

“那我给你点儿清淡口味的,什么味的都有!”郑子欣饶有兴趣地说。

牧勒摇摇头表示无奈。

通过窗口可以望见15号楼通过的路。我希望看见点什么,但什么也没看见。我不记得诺诺出门时穿什么颜色衣服,那个蓝色的衣服在床上,白色的在桌子上,红色的我洗了,那么是什么颜色?我一点也记不起来。

我们喝了几杯茶,要了点别的。牧勒给我说了说工作上的具体事情,让我准备个入职计划,他要给系主任看。

郑子欣一直在跟他有意无意的强调安排好我的工作。我不想欠她太多人情,让自己心里不舒服,所以对她说:“我能做好,相信我!”

她点点头,很有节制的及时打住了。我喜欢与这样聪明而懂得别人意图的女孩打交道。对于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我无法很快适应,但懂得顺应别人,不善于交际,却希望能听别人说。除了这些我就只喜欢画笔触碰在画布上的感觉,我的语言就是颜色。

小茶座里放着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很多人都很安静而闲适。外边能看见突然窜空而起的烟花。

“快到中秋了!”郑子欣突然说。

然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三个都突然不再说话了。

牧勒在抽烟,郑子欣在看我,我在看窗户。

我看了看表20点,突然想起诺诺可能没拿钥匙,因为她连手机都没拿。于是起身告辞。郑子欣说我送你。牧勒留在了茶楼。

 

下一章《一些端倪》

喜欢霄小说的朋友,请关注我的微信公账号:xiao_xiaoshuo

喜欢这篇小说的朋友,请点击右上角“三个点”按钮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
作者: 程大餐饮董事长, 程大个小火锅创始人,个人微信号:cxx000111
该日志由 程霄 于2014年04月14日发表在个人文学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 +复制链接
转载请注明: 花开午夜 第7章:牧勒 (青春纯爱小说)
关键字: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